老屋的水井

来源:咸宁日报
发布日期:2021-04-27

王淑红(温泉)

老屋的水井,随着葱茏的岁月一起荒芜了。

扒开周边的杂草,发现井壁如玉,爬满了青苔。井水不深,竟宁静见底,宛如明镜。井边一站,一个个美好的记忆瞬间清晰起来。

小时候,母亲常常告诉我,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好事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哩。”我问母亲:“可天没眼睛啊。”母亲说,“不仅天有眼睛,地也有眼睛呢。太阳和月亮就是天的眼睛,水井就是地的眼睛。”母亲的话,我和小弟深信不疑。于是,经常偷偷地趴在水井旁,寻找那双神奇的眼睛,想借用水井的慧眼去探索天和地的奥秘。但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,只见水井里的天,同样风云变幻、斗转星移,晴天清澈,雨天浑浊。那时,母亲发现我俩经常趴在井边玩,就吓唬说,井里有条巨龙,看见小孩就会张开双臂,抱着小孩腾云驾雾一飞冲天,小孩就见不到爹娘了。从此以后,我们再也不敢趴在井边玩了。

村子里其实还有几口井,但只有这口井,离老屋最近,约摸2里路,井水冬暖夏凉,从不干涸。老屋明三暗六,房中有条过道,即便是水泥地,勤劳的母亲也能把地板擦得锃亮锃亮。大人们都喜欢到这里来挑水,顺路到家门口歇歇脚。母亲总是很热情,家里瓜子苕片从未间断,我家也成了村子里挑水快乐的驿站。村子不大,矛盾好像也不少,什么夫妻吵架、婆媳不和,似乎都来找母亲。母亲每天一边忙着干活,一边还充当了妇女主任角色。有一次,一家婆婆前脚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媳妇的不是,母亲好不容易把她劝说走,媳妇又满肚子委屈进来了,母亲三言两语竟把她说笑了。后来我问母亲,你怎么让她们和好的?母亲哈哈一笑,说,将心比心啊!那时候,我就知道,做人应该换位思考,凡事站在他人角度想一想,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
父亲去世早,兄姊工作读书在外,所有负担都压在母亲柔弱的肩上,母亲常常干活回来还得去挑水。长到水桶齐肩高的时候,我就暗下决心要帮母亲分忧,让母亲回来就能喝上一口清凉的井水。第一次偷偷打水,木桶不听使唤,像个不倒翁,左右摇摆,悬浮在水面上,就是不入水,折腾半天,空空而归。后来就开始留意大人们打水,水桶入井,左右一摆,一升一降,一桶水就满了,往上一提,再换另一个桶,一摇一摆,又满了。第二次,我又偷偷拖着小桶去了井边,仿照大人们一招一式打水,还是徒劳而返。只好回家搬救兵找来小弟。姐弟俩一扔一提,打了十几个回合,还是空空如也。母亲做事回来,看到我俩满头大汗,哭笑不得,告诉我们,水桶摆动,使的是巧劲,不是蛮力。还现场示范,将水桶侧放,顺势下送,桶倒水入,迅速上提,不到几秒,满满一桶水就打上来了。我和小弟看得发了呆。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动作,也有它的技巧,也懂得了“看花容易绣花难、事非经历不知难”的道理。

夏天的井水清凉,人们往往习惯捎上一壶井水去野外耕作,有时候也会挑一担井水到田间地头消暑解渴。劳累了一天的人们,总喜欢先用井水淋浴一番,享受清凉。冬天寒风刺骨,井水保持着一股温热,水面氤氲着袅袅雾气,井水充盈,俯身可取,但天寒地冻,路面很滑。有一次,母亲一不小心摔了一跤,水泼一地,立刻成冰。母亲坐地上,半天没爬起来。我赶紧跑过去。母亲紧紧抱着我,滚烫的泪水沿着我冻红的脸颊漱漱而下。这是乐观坚韧的母亲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。从此以后,每个冬天,只要母亲去挑水,我就会守在家门口,望着母亲吃力地挑着水桶,小心翼翼地挪动的双脚,内心就像走钢丝绳一样紧张。那时候经常想,倘若家里有口井,既不用挑水,又不需出门,那该多好啊!

初中阶段随兄嫂到城里读书,每次拧开自来水的阀门,看着清澈的水哗哗流出,我就想到了母亲挑水的身影。那一年,我的作文《家乡的水井》被老师当范文在年级宣读。我已记不清其中的内容,只知道小小年纪就萌生了强烈的愿望,一定要好好读书,将来到城市工作,让母亲也喝上自来水。若干年后,当我们喝着家乡的井水,一个个地走向城市时,母亲终于也搬到城里,喝上了自来水,我不用再为母亲挑水而担惊受怕。再后来,我也成了母亲,每每想想老屋附近的这口井,就更能体味母亲当年的艰辛和不易。

如今的乡亲,早已喝上了自来水,这口井早已成为村子里一个古老的故事。但在我的心里,她就像母亲温润而坚强的爱,总能赋予我不断前行的力量……

责编:丁婉莹

相关新闻
到底了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