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花识海在南国

来源:咸宁日报
发布日期:2021-06-10

柯建斌

本来识花不少,进广州方知花枝如何招展。

未必遇人蛮多,入南方才晓花样就是年华。

花城,不一定是每个人的眷念,但,一定是某某某的漏漏漏。

这个世界,偶遇一定会面对面,因为无独有偶。

这个时代,抑郁一定难心连心,所以无怨有悔。

在深圳识花,有海棠,有紫薇,有紫色鸡蛋花,亦有黄色鸡蛋花,竟还有红色鸡蛋花。

在深圳湾,沐浴海风,健步海边,拍照海滩,体验“天蓝蓝、海蓝蓝”。

在广州识人,识海国,有志气,志始发荆州,曾行走咸宁,志归属广州。

在深圳路边有三桶花,桶里有指甲花、蓝花草,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。

在广州绿化带,有绿化芒果、黄帝菊、琴叶珊瑚、睫毛萼凤仙花。

这些花是幸福花,花逢其时,花绽其地。

幸福的是,在广东识得自然界的缤纷;更幸运的是,识得文明城。

其文明在,车让人;其文明在,花如人;其文明在,媒体是文明城市的推动者、践行者、见证者。

花多花好花灿烂是广州。“摄影三杰广州聚,小蛮腰下心相遇,南下取经会故交,花都品茶把旧叙。”这是感悟,又是解决新闻本领饥渴。

知花识海,识文明人士。那位大咖谦虚地称自己是“中等资质中等智商”。

知花识海,识文明风范。那文明风范就是 “车让人先行、人行人行道、车行车行道”。

知花识海,识文明理念。丁时照先生说《总编死了》,一段时间以来,他就互联网背景之下报业变化做过一些观察,陆续写过 “总编死了 ”“ 广告部主任死了 ”“ 摄影部主任死了 ”。这些题目给人的感觉是生无可恋,不仅不想做新闻人,甚至连人都不想做了。其实,丁时照先生“死了”系列不是悲观论调,不是厌世言辞,恰恰是在凛冬中看到春意,寻见了向死而生的意蕴。

“总编死了”说的是内容生产的新路径,“广告部主任死了”说的是广告部的公司化改革,“摄影部主任死了”说的是全员融合转型,“来生做个机器人”说的是从新闻业的角度对人工智能的思考。

过去一枝笔闯荡天下,现在一出门手机、相机、摄像机,是“重资产”出行,是“高能力”“高人力资源”出行。

以此为记,记录在深圳特区报的所聆听,记录在南方日报传媒集团的所相见,记录在广州日报所重逢。

责编:张欢

相关新闻
到底了哦